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我们都是Pendatang

我在前一篇博文里说到「老马在卸任后明目张胆的变成马来种族主义者,让人瞠目结舌之余,也觉得有点吊诡。因为他其实是印度移民的后裔。Al-Jazeera在访问他时,甚至还问他究竟是马来人还是印度人。而老马当时回答道:依据马来西亚的宪法,他是马来人。」

巧的是,我马上就在Josh Hong的《当今大马》专栏里看到他提到老马的女儿Marina Mahathir在这方面的坦白。Marina的"Rantings by MM"是我所关注的其中一个博客,不过我是最近才把她加入到我的关注列表。所以她在2008年9月的这篇"Voices of Reason"我之前并没读过。她在此博文中这么说:

I'd like to ask everyone, especially those categorised as 'Malays', to list their family histories. And see how many of us can really go back further than three generations born in this land. I know I can't.

我们的首相纳吉也在去年十一月到印尼苏拉威西的 MAKASSAR 寻根去。在一天的行程结束后,他说:「我像是回到了我的根。」后来在回答有关会不会有人以负面的角度去看待他原籍 MAKASSAR 的提问时,他说:「我认为我没什么好愧疚的。这是我家族的历史。我对此感到自豪。」

他感到自豪是对的。他还记得他的根是好的。比那些故意忘记自己的祖先来自哪里的人好。但是,当有人在叫嚣我们是Pendatang时,他在干嘛呢?当我们在这里已经好几代了,为什么还要受到不同等对待呢?将心比心,做些事情吧!首相大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