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3日 星期五

美丽的错误

在我年少的时候曾经附庸风雅的读了一些诗。也曾经因为罗大佑和李泰祥都谱过曲兼演唱,而特别喜欢郑愁予的《错误》:

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这是一首非常凄美的情诗。所有人都这样认为。尤其诗的最后两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更是颠倒了多少众生。罗大佑的《错误》还加上他自己的句子:「唉呀妹子你那如泣如诉的琴声,可曾道出你那幽怨哀伤的梦」及「唉呀妹子你那温柔纤纤的玉手,可曾挽住那似铁郎君的心」。

结果这一切真的都是「美丽的错误」。郑愁予不久前在台南大学演讲时却表示,「这首诗其实是他历经八年抗战后写下战乱逃难的记忆,其中最浪漫的一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马蹄声就是战乱时,马车拉着大炮时的场景。」

1 則留言:

  1. 哈哈,原来真的是个美丽的错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