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日 星期日

丰子恺评佛教

2008年在杭州买的《李叔同解经》,我到现在才开始读。真惭愧。李叔同即弘一法师的俗名。大陆似乎还是较喜欢称呼他的俗名。书名虽是《李叔同解经》,实际上收录的却是弘一大师和太虚大师两人的讲经录。这本书找了弘一大师出家前的学生丰子恺写了序。丰子恺在序中提到很多人问他为何李叔同不做教育家,不做艺术家,而做和尚呢?对此,他是这么说的:

是的,我曾听到许多人发这样的疑问。他们的意思,大概以为做和尚是迷信的、消极的、暴弃的,可惜得很!倘不做和尚,他可在这僧蜡二十四年中教育不少的人才,创作不少的作品,这才有功于世呢。

这话,近看是对的,远看却不对。用低浅的眼光,从世俗习惯上看,办教育,制作品,实实在在的事业,当然比做和尚有功于世。远看,用高远的眼光,从人生根本上看,宗教的崇高伟大,远在教育之上,但在这里须加重要声明:一般所谓佛教,千百年来早已歪曲而失却真正佛教的本意。一般佛寺里的和尚,其实是另一种奇怪的人,与真正佛教毫无关系。因此世人对佛教的误解,越弄越深。和尚大都以念经念佛做道场为营业。居士大都想拿信佛来换得世间名利恭敬,甚或来生福报。还有一班恋爱失败、经济破产、作恶犯罪的人,走投无路,遁入空门,以佛门为避难所。于是乎,未曾认明佛教真相的人就排斥佛教,指为消极、迷信,而非打倒不可。歪曲的佛教应该打倒;但真正的佛教,崇高伟大,胜于一切……所以,李先生的放弃教育与艺术而修佛法,好比出于幽谷,迁于乔木,不是可惜的,正是可庆的。

觉得丰子恺评佛教的这段话写得太好了。虽然肯定了佛教,却也对佛教的弊端提出一针见血的见解。尤其他说「一般佛寺里的和尚,其实是另一种奇怪的人,与真正佛教毫无关系」,简直让我触目惊心。不禁想起一则佛典故事:「魔王波旬对释尊说:『世尊,世尊灭度后,于末法时期中,我将化为比丘僧,于世尊佛法中出家,披佛袈裟,诵佛经典,而破坏佛法。』于是世尊落泪。」——「狮子身上虫,还食狮子肉」该是很多佛教徒耳熟能详的吧?

以这样一段引言作为我的博客2010年的开篇,纯属巧合。但是,也有它警惕的积极意义吧?

4 則留言:

  1. 豐老對「一般寺裡的和尚」的評論雖然有一點苛刻,但是,也正是「一般寺裡的和尚」維護了「一般的佛教」的傳承與慧命!君不見今天的少林寺嚴然成為非比尋常的非一般的寺廟,而今日有著多少的佛寺或道場成為了游子觀光的景點!住在這類道場的和尚就變成了非一般的和尚,做著非一般的「佛事」!道場有了名氣自然有人氣了,而信徒也只看「佛」面,而不再理會什麼叫著「僧團」了!此「佛面」可以是某名僧(名僧未必是高僧呵),或某名盛道場,某偶像和尚!

    回覆刪除
  2. 今日中國最負盛名的寺廟,非少林莫屬。最有名的「名僧」也當首推永信法師。但是,有關少林寺和永信法師的消息卻又是負面的多。
    其實今天很多中國的佛寺是旅遊場所多於宗教道場。我曾聽聞這些寺裡的和尚很多不是真和尚,而是「職業和尚」。我對這樣的説法無法証實。但是我卻的確曾在北京的雍和宫看見在佛殿內穿着黑皮鞋的「和尚」。我觀察他的舉止,雖然可能不敬,但是心裡真的懷疑他就是所謂的「職業和尚」。

    回覆刪除
  3. 佛教是否流于形式和仪式?我想出家师父固然有责,在家居士也难逃其咎。弘法活动没人支持而超度拜拜法会等门庭若市、盲目追随所谓的名师、没有智慧地护持一些行事作风不太如法的道场等。。。这些是我们在家人‘捧’出来的现象不是吗?佛教离不开教育和弘法,唯有在这部分深入扎根,广泛普及,在家佛教徒的素质才会提升。当在家人的素质提升了,出家众的素质必然也会跟着提升,否则就会被淘汰。那么佛教就可以越来越好!

    回覆刪除
  4. 所言甚是。当年继程法师也曾说过“水涨船高”。但是知易行难呀!提高在家人的素质可能比提高出家人的素质更难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