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它们不是异体字

马佛青针对基督教堂遭纵火一事的文告在星洲日报网站繁体版有这么一句:「所有大馬公民應對近日教堂遭拋擲汽油彈縱火事件感到發指及遺憾」。简体的「发指」实为繁体的「髪指」而非「發指」。除非它是说此事让大马公民都「發一陽指(中指)神功」。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看到的一则「生髮素」广告。这则广告通篇使用简体字,唯独一个「髮」字,用的却是繁体字,而不是简体的「发」。可能有关商家和我一样认为「髪」不该变成「发」。也或者该商家担心「生发、发质、发量、发线」等词会让读者不明所以,而搞不懂它要卖的「生发素」是什么东西。或许还有人会以为那是神坛给人「发财」所用的。

其实中国现在的简体字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如此不当的以一个简体字取代多个繁体字,结果造成一些相关的词句变得语焉不详。一些人指称那是异体字处理。但是异体字是指同音同义而不同字形的字。例如:【群|羣】【裏|裡】【綫|線】【牀|床】【勛|勳】【鷄|雞】等等。

然而「發」和「髮」却并不是异体字。它们是不同音不同义不相干的两个字。此外,以下各组字:【隻|只】【斗|鬥】【臟|髒】【干|乾|幹】,也和【發|髮】一样,都是不同音不同义的字。另一些组如【后|後】【鍾|鐘】【餘|余】【云|雲】【歷|曆】【胡須|鬍鬚】等,虽然同音却并不同义。它们都不是异体字,却各别都被同一个简体字取代。

我更早前曾在报章看到这么一个句子:「他见了苏丹后便……」而感到有点疑惑,这个句子是说「他见了苏丹之后」,还是说「他见了苏丹的妻子(苏丹后)」。我也看过有人问「干细胞」究竟是指"stem cell"(幹細胞)还是"dry cell"(乾細胞)。

顺便一提,东方日报网站也总是把我们惯用的「拿督斯里」写成「拿督斯裡」。还有我当马佛青总秘书时曾看过有人将「姜联招」师兄变成「薑聯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