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词汇拥有权

我觉得天主教周报《先锋报》被禁止使用「阿拉」一词,是我国政治再一次粗暴的干涉了宗教。这也同时佐证我之前在《宗教自由的限制》一文所提到的,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全球对宗教的限制》报告,我国在政府对宗教自由的限制指数方面,在世界排名第九,在东南亚居冠。

政府说担心天主教使用「阿拉」会让回教徒混淆而改换宗教,以及会引起回教徒的不满。但是我国的天主教使用「阿拉」据说已经有四百年历史了。据悉,国内的锡克教以及阿拉伯国家的非回教也向来使用「阿拉」一词。一直都相安无事,一直到前内政部长禁止天主教周报《先锋报》使用,才掀起了波涛。

这事也让我们看到,我国内政部长的权力已经膨胀得和中国的皇帝一样大了,竟然可以决定某个词汇是某个社群专有的,进而禁止其他人使用。我不晓得,像这样的词汇拥有权,在世界上是不是有先例呢?而且往后会不会扩大?

关于政府禁止的理由,我不禁要问:为什么天主教就不担心其信徒因此混淆而改信回教?再说,为什么某个社群的感受可以凌驾另一个社群?是不是政府不能以理服人时,就可以用行政权高压人民就范?所谓回教徒的不满,是不是政党付诸民粹的手段?

另一方面,这事也给了身为佛教徒的我一个思索的机遇,因为佛教的不少词汇也让很多新兴宗教和民间信仰所采用,如「法轮」、「佛堂」等等。如果我们掌有实权,我们会不会也一样傲慢和粗暴的宣示我们对这些词汇的拥有权,并禁止其他人使用呢?

4 則留言:

  1. It reminds me of the 'Buddha bar' issue too.

    回覆刪除
  2. 这个国家,令人失望。

    回覆刪除
  3. 世上本无事,政棍擾人之!

    回覆刪除
  4. 「佛」之一字並非佛教專有,佛世之印度宗教稱呼一位覺悟者為「佛」,這是當時宗教界通用的詞彙;並不成為某一教派或某一宗教信仰的專有名詞。時至今日,如果有人說他是「佛」,一般人都會以「佛教」的立場來看待這位「佛」是否符合佛教的「佛」,也不會因為佛教界對有關的「佛」的評論就認為佛教霸道,只允許佛教有佛,其它宗教不可以有佛!
    今天,如果你去問一位印度教徒誰是佛?他會告訴你「佛陀」只是奎師那神(Lord Krisna)的化神之一。每年的衛塞節,也有印度教徒到佛寺慶祝佛誕,我們也不覺得奇怪,也沒有想過要將這些「異教徒」改成佛教徒。
    我想,佛教的寬容性是傳承了印度宗教的性格或本質使然,多元之中又具有各自的獨特性!就像今天的不同傳承的佛教教派或體系。
    今天的世界存在著太多的「預見」(異見)形態,導致了因著各種類型的斗爭,讓我們學習佛陀的無緣大慈,一體同視來自不同的族群、國土、文化、信仰,或異見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