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 星期二

《佛教與舍利座談會》後話

上個星期六出席了《我怎麼確認是真還是假?——談佛教與舍利》座談會。這是難得一見聽眾非常踴躍發言和發問的座談會,甚至一度像是變成了辯論會。作為一個聽眾,我聽着各方的發言,有者我認同,有者的論點我在心中一一辯駁,但是由始至終我沒有發言。

我本以為當天座談會題目裡的問題只不過是個引子,所以對於座談會在問答時段幾乎變成《舍利是真是假?》的辯論會,我倒是覺得可惜。就如我在《依佛遗教供奉佛陀舍利》一文所說,舍利的真偽還在其次。更何況,當晚似乎把舍利和佛陀舍利,特別是「歷史上釋迦牟尼佛的舍利」混淆來談了。

回家途中,我還是在思考着這個話題。突然我想,如果我有機會問一行禪師「我怎麼確認舍利是真還是假?」這個問題,他會怎麼回答呢?我想他最有可能不會回答我,因為他會覺得這個問題和我的內心無關。

是的,與其問「舍利是真是假」,我們不如問「我的煩惱止息了嗎」、「我的貪嗔癡熄滅了嗎」。對於那些擁有舍利或渴望得到舍利的人,也許我們可以反躬自問;「這舍利投射的是我的清淨心,還是我的貪心?」、「這舍利是減少了我的煩惱還是增加了我的煩惱?」,「這舍利是減少了我的貪嗔癡,還是增長了我的貪嗔癡?」。如果這舍利讓我的煩惱增加了,讓我的貪嗔癡熾盛了,那麼這舍利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呢?如果這舍利讓我的煩惱減少了,把我導向學佛的大道,那麼這舍利就算是假的又何妨呢?也許有那麼一天,當我智慧增長後,我也會放下對舍利的執著。

所以我贊同 Sherab 在 FB 上所說的「對舍利子及其它聖物的嚮往和迷戀,在在說明着我們對美好事物(當然包括證悟)的追求和認真。這種迷思可以善巧提升,不必苛責反對。這類風氣正可方便運用,曉之於真實義即可。」但是在另一方面,如果有人對於佛教徒對舍利及聖物的嚮往和迷戀,不但不曉之以真實義,反而鼓勵或慫恿之,甚至利用佛教徒的這種嚮往和迷戀遂私利,這樣的作為我就覺得應該苛責反對。就算我們很包容,認為也許那也不是他們的本意,那麼至少我們也要表達我們不認同。

當晚有一道問題我覺得有趣,就是有人問舍利是三寶中的哪一寶。這問題我從來沒想過也沒聽人問過,不過我倒是當下就有了答案。我認為舍利就是舍利,不是佛,不是法,不是僧!從物理角度來看,舍利不過是一種礦物。從宗教感情來看,舍利是佛陀的遺骨,因此是佛教的聖物。我可以體會見舍利如見佛之說是因為我們憶念佛陀,但是我無法理解「舍利是佛」一說。我也同意舍利可能讓我們生起求法的願力,但是我不同意「舍利是法」一說。當我們努力要把舍利去神秘化的同時,實沒有必要再替舍利蒙上另一層神秘的面紗。

3 則留言:

  1. 哈哈 虽然说是佛教徒 但是在皈依的当下连什么是佛宝、什么是法宝、什么是僧宝都不搞清楚,皈依的学处都不明白,要如何能够得到皈依、如何算是佛陀的弟子、如何算是佛教徒呢?

    回覆刪除
  2. 廖师兄,这篇文章应该是针对您的吧?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18807

    回覆刪除
  3. 應該是的。每個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看法,就由他去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