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以全概偏

沒有,我沒有弄錯。我的題目正是「以全概偏」,不是「以偏概全」。

最近我發現一種論辯方式,就是當你對某個人或某個組織做的某件事發表了評論之後,會有人認為我們不該以一件事來評論。也有者會以這個人或這個組織過去所做的種種正確的事來為當下的這件事辯護。或者指責評論者否定這個人或組織過去的貢獻。我把這種將當下討論的事和這個人或組織過去所做的一切捆綁在一起來談的論辯方式稱為「以全概偏」。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就只是很簡單的談論某人或某組織所做的某件事罷了,並不是對這個人或這個組織下任何價值判斷。所以我無法明白為甚麼我們一定事事要看全面,而不能單就當下這件事來談呢?難道說一個人或一個組織過去如果做了很多正確的事,他們此後就不會做任何可以受人議論的事嗎?還是說他們此後做的事就不能受人議論了呢?

舉一個不敏感的例子:假設有一個很盡職很能幹的員工,所有交給他的工作他都可以在限期內完成,而且成果非常令人滿意。然而有一天卻有人發現他在上班時間上網到Facebook玩遊戲。雖然這事沒有影響他的工作表現,但是老闆還是責備了他。

請問我們可不可以因為他盡職、能幹來批評老闆,認為老闆責備他在工作時間上網玩遊戲是不當之舉呢?我認為不能。我們也不能因此說老闆否定了他過去的貢獻。同樣的,雖然我們可以討論工作時間上網玩遊戲究竟可不可以被接受,但是我們不能以這個人過去為公司立下不少功勞為理由而認為他沒有錯。因為兩者之間其實沒有關聯。他現在所做的這件事對錯與否和他之前對公司的貢獻沒有關係。

當然老闆最終應該不會對他深究。這就好像我們可以因為一個人或一個組織過去的種種善業,而選擇原諒或包容他們目前所犯的錯誤。但是不能以他們過去的善業來為他們當下沒有關聯的行為辯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