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災難當前:我的思索

日本的九級地震震動了全世界,也震動了我。痛心竟有人幸災樂禍!
日本的核洩危機震懾了全世界,也震懾了我。心痛竟有人無動於衷!

日本的地震讓世界末日的預言再次甚囂塵上。人們把澳洲大水災、紐西蘭地震以及世界各地飛鳥游魚神秘集體死亡事故聯想起來,認為是世界末日的一系列先兆。我不知道這些預言會不會成真,也無法證實這些預言是否錯誤。但是我想這些預言所以讓人議論紛紛其實反映了人們內心的惶恐和迷惑。

我在《2012:讓我們準備面對死亡》一文中有這樣的結語:「若你看了《2012》,相信你會更認真的思索死亡。然而我相信世界末日不會在2012年到來。儘管如此,我們其實誰也不知道我們的生命將在什麼時候終了。我想起藏傳佛教有一種修行,就是每晚臨睡前做好你明早可能不再醒來的準備。也許從佛法中學習如何面對死亡,才是我們平復內心的惶恐和迷惑之道吧?所以不管是否看了《2012》,且讓我們開始準備面對死亡吧!」

而在佛教圈子裡,則又開始有人提出「共業」、「業報」之類的說詞。就像我在《天地不仁》一文指出的「佛教徒會有這樣的説法,我想主要是他們認為業力是主宰世間萬物,或者至少是主宰人類命運的唯一法則。」其實不然。佛教認為世間的物質和精神領域是由五種秩序和規律支配其運作。而業力只是這五種法則之一。我在該文的結語中提到「記得亞齊大地震之後,我聽了達摩難陀長老有關災難的開示,也看了長老的相關文章。長老也以以上的「五種法則」來解説。(有興趣可以點擊參考)」

另一方面,日本的核電廠危機,讓人們對核發電的安全重新思考。我是其中一個。我之前一直都認為核發電是人類未來唯一的選擇,所以對馬來西亞要建核電廠並沒有很強烈的立場。但是,當看見連世界第一等的日本國也無法確保它的核電廠安全,我現在是堅決反對第三流管理程度的我國建立核電廠。其他世界核強國如德國、中國及蘇聯也對核發電暫時喊停。但是在全世界都在重新考慮核發電的當兒,馬來西亞政府卻連討論都不必就堅持按原定計劃建核電廠。這究竟是自大還是無知呢?

說到自大和無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想人類其實都無知而又自大。我們總以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也是萬物的主宰。我們以為我們已經掌握了足夠的知識來掌控一切。我們自大的以為沒有事情是我們做不到的。人類於是對大自然再也沒有敬畏之心。一直到大自然以它的威力來告訴我們,我們是多麼的無知和自大。其實「世界末日」一說也反映了人類的自大,因為充其量那只不過是人類的末日。我甚至覺得認為是人類的活動造成了氣候變化和地震頻繁這種說法也可能是出自於自大和無知。實際上,在人類在地球出現之前,地球就經歷了好幾次的冰河時代,而且每次都持續好幾千萬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