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3日 星期六

歌手和政治

砂拉越州選舉期間因為歌手為國陣站台而掀起了廣泛的議論。我看到的第一篇評論是楊艾琳的《站台藝人,你知道你站哪裡嗎?》。寫得很好的一篇評論。後來雖然有一籮筐的評論,但我想無能出其右者。

楊艾琳在文章中提到了台灣歌手羅大佑。她認為「如果他們說得出類似羅大佑的一番話,說得出他們為什麼選擇為這一個政黨站台,為什麼支持這個政黨的政治理念或貪腐,否則他們只不過是被選擇、被利用、被消費而已。」

羅大佑一直都是我的偶像。當年戴墨鏡的他唱了很多「憤怒」的歌。如鹿港小鎮、亞細亞的孤兒、未來的主人翁等。後來他脫下墨鏡,開始變得比較溫情,但是還是寫了如愛人同志、京城夜、侏儒之歌、黃色臉孔等政治色彩濃厚的歌。楊艾琳要馬來西亞這些連政治是甚麽都不懂的天真歌手向羅大佑看齊,恐怕是強人所難了。

除了羅大佑,當年另一個很政治化的歌手,哦,不是鄭智化,是崔健。當年他的《一無所有》及《解決》兩張專輯的每一首歌,我都覺得很政治。即使很多人認為是情歌的《花房姑娘》我也覺得他要講的還是政治。可能這就是崔健的厲害之處,總是把政治歌寫得像情歌。就像我認為講政治最露骨的這首《一塊紅布》,也可以解讀成是一首情歌。也可能因為如此,他的歌唱生命才可能存活下來。

如果你當年也是崔健的歌迷,一起重溫吧!如果你不曾聽過崔健,多聽幾次,因為我肯定你一開始一定聽不出他唱甚麽。別以為唱歌模糊不清是周傑倫獨創,二十年前的崔健就已經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一塊紅布 作詞:崔健 作曲:崔健
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 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
你問我看見了什麼 我說我看見了幸福
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 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你問我還要去何方 我說要上你的路
看不見你也看不見路 我的手也被你拴住 你問我在想什麼 我說我要你做主
我感覺,你不是鐵 卻像鐵一樣強和烈 我感覺,你身上有血 因為你的手是熱乎乎
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 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你問我還要去何方 我說要上你的路
我感覺,這不是荒野 卻看不見這地已經乾裂
我感覺,我要喝點水 可你的嘴將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為我身體已經乾枯
我要永遠這樣陪伴著你 因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

4 則留言:

  1. 崔健在1994年的《紅旗下的蛋》、1998年的《無能的力量》和2005年的《給你一點顏色》的音樂處理方面是超越了《一無所有》和《解決》。歌詞嘛,我認為這兩張專輯仍舊沒有被超越。
    有人可能不知道誰是崔健,也有人可能不曾聽過這三張專輯吧?

    回覆刪除
  2. 的確,我相信四十歲以下的可能很多都不知道崔健吧?我聽歌的年代大概是在1995年左右「結束」,所以《紅旗下的蛋》我還聽過,但是後來的崔健我也很陌生了。

    回覆刪除
  3. 能聽到《紅旗下的蛋》還算幸運,不曉得是從CD還是網絡音樂?這三張專輯都沒有在這裡正式發行。崔健還有兩張演唱會的DVD,相信看過的也不多。此外,崔健也曾經到過我國開演唱會吶!

    回覆刪除
  4. 不好意思,表達不清楚。當年我是「聽說過」《紅旗下的蛋》這專輯。卻是到最近才在網絡上「聽到過」裡頭的歌。但是並不特別喜歡。還是覺得重聽《一無所有》和《解決》比較過癮。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