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7日 星期三

寂晃長老和佛教協調委員會

雖然佛陀教導我們生命無常,但是寂晃長老圓寂的消息傳來,還是覺得惋惜。我發現有關長老的許多報導,似乎都沒有提及長老也曾經是馬來西亞佛教協調委員會的主席。只有馬佛青總會長王書優提到「長老在擔任馬佛總及馬來西亞佛教協調委員會主席期間,積極促進大馬各源流傳承佛教組織間的和諧互動與發展,深得各傳承佛教社群及其他宗教領袖敬重。」

馬來西亞佛教總會歷任主席中,我唯一有幸與之共事過的只有寂晃長老。而讓我和長老共事的平台正是馬來西亞佛教協調委員會(現已更名為馬來西亞佛教諮詢理事會)。當時,馬來西亞佛教總會還是馬來西亞佛教協調委員會的成員。基於對馬佛總的尊敬,馬佛總主席是協調委員會的當然主席。以我在協調委員會對長老的認識,我絕對認同書優以上的一段話。

我記得那時候,寂晃長老每一次都出席主持協調委員會的會議,而且從來不曾遲到。那時我們的會議一般上是在十五碑佛寺進行。後來我才知道長老常常是從芙蓉搭車來吉隆坡開會。反而,我們這些住在吉隆坡還自己開車的居士,卻常常遲到,說來真是慚愧。因此,當時非常仰慕長老的認真和謙卑。

時常,長老是會議上唯一的出家師父。但是長老卻從來不以他的出家人身份(特別是他當時已是我國少數最德高望重的長老之一)來駕馭我們。他總是很積極的參與討論,提出看法,同時也很民主的聽取我們的意見。他也完全尊重會議討論後所做出的結論。

那時候馬來西亞佛教協調委員會提供了一個最好的平台,讓我國各佛教組織可以一起討論教內的各種課題及佛教所面對的挑戰和困難,儘管協調委員會的運作相對低調。我認為寂晃長老擔任馬佛總主席的那幾年,是我國佛教內部相對融洽和團結的。面對教外,我們也展示了比較有力的回應。

無論如何,諸行無常,長老圓寂了,協調委員會也更名了。祈願佛教諮詢理事會繼續成為馬來西亞佛教和諧互動與發展的平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