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女众出家的权利

依泰国著名丛林比丘阿姜查出家,本身也在英文佛教界颇负盛名的Ajahn Brahm,在其澳洲道场让四个比丘尼受戒出家。结果阿姜查系丛林僧团的总部巴蓬寺(Wat Pah Pong)将Ajahn Brahm本人及他的道场逐出师门。这件事在英文佛教界,尤其是阿姜查系丛林僧团的信徒们之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巴蓬寺表示此举不代表他们反对女众出家,而是因为Ajahn Brahm在没有照会和未经该僧团的允准下进行了有关仪式。不少评论者也都认同这样的说法。当然反对者的声音也很响亮,有者甚至将它形容为那是佛教黑暗的一天。

南传佛教比丘尼僧团失传了近一千年。在斯里兰卡,近年才开始又有了比丘尼。但依然不被主流佛教所接受。据说泰国从来没有出现过比丘尼僧团。所以在南传佛教国家中,也以泰国对恢复比丘尼传承的阻力最大,虽然在其他南传佛教国家的阻力也不小。

我愿意相信不是所有反对重建比丘尼僧团的人都是性别歧视者,也愿意认同恢复南传比丘尼传承有它技术上的难处。但是,也不得不认为有人仅仅是以此为推搪。同时,更不得不承认,南传比丘尼传承无法被南传佛教国家认同,不但无法回应当代男女平权的呼号,更是对佛教众生平等的一大讽刺。

无法理解的是既然佛陀当初已经允准了女众出家,现在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以这个精神来恢复南传比丘尼传承呢?过度的抱残守缺不但否决了南传佛教女众出家的权利,最终也许还得赔上佛教的未来,或至少南传佛教的未来。

13 則留言:

  1. 我們不是出家人, 有些戒律(佛制的), 我們是不懂的.你不能隨隨便便說以什麼什麼精神,就恢復比丘尼传承.除非,有一個跟佛陀一樣有智慧的人出現.你是嗎?

    回覆刪除
  2. 只有等到下一个佛陀出世才可能恢复比丘尼传承确实是反对恢复比丘尼传承者的其中一个重要论述。支持恢复比丘尼传承者也做出了相应的辩驳。其中一个说法是:比丘尼制只是在某些国家失传,并不是在这个世间消失。一些国家的比丘制也曾中断,而后来从其他国家传承回去。为什么比丘尼制不能同等对待呢?

    我确实不是出家人。但是支持恢复比丘尼制的也包括很多出家人,其中有Ajahn Brahm, Ajahn Sujato以及最近在Buddhist Channel发表了看法的美国佛光山依法(Yifa)法师。相信他们是懂戒律的吧?

    回覆刪除
  3. 缅甸的Sayalay Dipankara也说了,成不成为比丘尼不是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修行,修心。如果回复了南传比丘尼承传又如何?能增加证悟的机会吗?

    南传比丘戒中断后,能从另一个南传比丘传承回去,所以没有问题。
    可是比丘尼制不能,因为再也没有南传比丘尼在这世界上了,所以无法传承回去。

    回覆刪除
  4. 南传佛教界为了让女众也能出家修行,所以都有十戒女的设立,这就是让女众有出家修行的权利。

    回覆刪除
  5. 谢谢你的回复,但很可惜你没有留下名字。

    其实我们也一样可以说:“成不成为比丘不是重要的问题,重要的是修行,修心。回复了比丘承传又如何?能增加证悟的机会吗?”如果不,那么当时又何必恢复比丘传承呢?

    十戒女的地位可以等同比丘尼吗?何必自欺欺人呢?

    其实这个问题争论了那么久,所有正反的论述都被提出和反驳了。各人的立场是什么,就看各人的心态了。

    回覆刪除
  6. 地位很重要吗?对一些人来说可能,但是对一些修行的人来说是不重要的,尤其是在努力体征诸法无我的修行人。对一个真真有修行的十戒女来说(比如:Sayalay Dipankara),地位是不重要的。她也能虚心的向戒腊更小的新比丘顶礼,这更能显示出她的修行修养。不是吗?

    能过恢复当然也不是坏事,但是如果真的断了承传那就没有必要回复了,如果有一天,南传比邱的承传断了,我也觉得不可以恢复,因为那是佛陀传下来到承传。断了就无法再恢复了。

    请问您知道为什么比丘承传断了能恢复,而比丘尼断了却不能吗?

    回覆刪除
  7. 是的,我之前就说了,这个课题谈了那么久,所有正反双方的论述都被提出,也被对方反驳了。我虽然不可能看了所有的论述,但是对于正反两方的论述和反驳,相信重点还是知道的。

    回覆刪除
  8. 那你能分享你知道的重点吗?

    我是觉得,很多南传的女众或十戒女对这个问题也不是很在意,倒是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争论。

    再次请问您知道为什么比丘承传断了能恢复,而比丘尼断了却不能吗?

    回覆刪除
  9. 看来你是要考我来了。其实在之前的留言中不是就有人(或许正是你)说了吗?“因为再也没有南传比丘尼在这世界上了,所以无法传承回去。”其实,这个论点也有人反驳了。

    说很多南传的女众对这个问题不在意,也没错,也很正常。就像我国很多人也是对自己的权利不在意的。但是若说只是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争论,则不见得了。很多南传女众也在争取出家的权利。要不然也不会闹出Ajahn Brahm事件了。

    这个问题许多大德都发表了论点,我想我不必重复。何况网上有很多资料,正反的都有。这是其中一篇:http://www.fjdh.com/wumin/HTML/50481.html

    回覆刪除
  10.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2. 认同淑雯的说法。这是一个每一个关心佛教发展的人都该关注的问题。我们不是所谓“不相干的人”。

    回覆刪除
  13. 在早前,与一位对227条戒律不完全懂(这不表示他对基本五、八戒的行持不谨慎),也对南传比丘库尼传承了解不深的Uncle谈起有关课题时,他说:“你能确保你下一世还会是男子吗?现在你是女子,你下一世一定也是女子吗?只要还在轮回,成为男或女都有可能”。

    他的回应给了宝玉对这课题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领悟:
    1. 身为男众,他对女众的包容,不是因为对男女平等权利(世间法),而是针对个人因果业报来谈。
    2. 若要出家并圆满行持具足戒,就得确保能身为“男子”才可以行持--这样的说法好像有点问题。
    3. 要得人生不容易。还未证悟,还在轮回,最重要确保得回人生继续累积波罗密。
    4. 戒律没有分辨男女啊!
    5. 多一份包容,多一份谅解,多一份领悟。心就会越来越广阔,细想也越来越细腻(Broader Min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