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吴哥印象

我的弟弟国强去了吴哥回来后说,那是一生中一定得去一趟的地方。我去了回来,认为吴哥庙宇建筑是比万里长城更伟大的人类工程。不敢说它是人类最伟大的工程,只因为还有太多地方我没到过,譬如金字塔和婆罗浮屠。

吴哥遗迹的雄伟和破败同样的震撼了我。在三天的旅程中,我仿佛泅泳在时间的巨河之中。想象中千年前的吴哥盛世和眼前的废墟不断交错。深刻体会佛陀的教诲:成、住、坏、空。

我没有足够的历史和文化素养去深刻的领略吴哥每一座遗迹中的分别。只能谈整体的印象。而吴哥给我最深刻的整体印象是令人崇敬的庙山——把庙修筑成一座山以表达兴都教对须弥山的崇拜——和陡峭的梯阶。
攀爬变身塔(Pre Rup)。若凡(白衣者)一马当先。红衣的是若拙。我在「半山」拍照。
还有那似乎没有尽头的,拥有一重又一重低矮的门的廊道。
圣剑寺院 (Preah Khan)。
以及那参天古树和千年遗迹的纠缠不清。
塔普伦寺 (Ta Prohm)。
佛陀的微笑,让高棉国王皈依佛教后建筑的巴戎寺(Bayon)和其他庙宇有明显的区别。
夕阳馀晖下的「巴戎的微笑」最让我念念不忘。
当然还有那经历千年依然栩栩如生,仿佛随时从墙上走下来的美丽浮雕。
圣剑寺院墙上的仙女Aspara。
而最意义非凡的莫过于家人的共遊。
美芳摄于东美蓬(East Mebon)。
若凡摄于塔普伦寺特别低矮的门洞里。
若拙摄于吴哥窟近乎垂直的阶梯前。
若庸摄于斑蒂诗蕾寺(Banteay Srey)。

1 則留言:

  1. 若庸含着手指的样子很可爱!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