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无须回应的再回应

我在本月六日的《无须回应的回应》一文中提到的该不该回应诗巫唐崇荣博士布道会的传单内容一事,有了新发展。我又收到师父转发过来的一位大德仁者的回应。我不确定他的回应是否公开发布了,所以不便转载也不提及他的名字。不过,对于这位大德仁者提到的几点内容,却有不同的看法。

首先他认为如果此事只是在基督教的圈子内传教,「那就不必去管了,不过既然在公共场合,」他认为佛教应该回应。因为,「如果佛教界不回应错误的讯息,在现代社会里,沉默即表示赞成。这就表示了佛教界赞成这种说法,的确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当整个社会的集体认知是如此时,那么政府拟定某些政策、社会在这方面作出批判时,我们就必须承担——不管事实真相如何——这个错误讯息的后果。」他还举例说「佛陀对婆罗门批评沙门不事生产作出澄清;对外道的责难与之辩论;对宗教界的流弊作出批判。」

是的,对于社会上出于对佛教的错误认知而做出的错误评论,比如「批评沙门(出家人)不事生产」,我们必须澄清。而对于宗教界的流弊,如宗教师对儿童的性侵,我们必须批判。但是,对于一些纯粹因为教义不同而产生的所谓「错误的讯息」,我还是认为不必回应。

所以我认同台湾温金柯居士的说法,唐牧师的「罪人」之说不过是「他站在自己宗教的圈子里讲『自是非他』的话」,他要强调的不过是,「耶稣不同于其他的教主之处在于,其他的教主『是人』,而耶稣『是人又是神』,而『只是人』的就『不能作救主』。这是基督教的观念,从基督教的立场来看,他觉得这样想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平心而论,也只是很平常的一段话。 」

其实佛教徒本身不也是向来强调佛陀是即人成佛的话。而且我们自己也不认为佛陀是「救主」。我在大学常唱的一首佛曲“Self Reliance"中就这么唱到“No one saves us but ourselves, no one can, and no one may. We ourselves must walk the path, Buddha merely show the way."

从佛教的角度去看,其他宗教的很多教义都含有「错误的讯息」,尤其是如基督教般的一神教所常说的「神是造物者、是世间的主宰」,更是和「因果论」对立的「错误的讯息」。而佛教的三世因果论,对一神教而言,也是「错误的讯息」,而且我们也往往同时否定这个世间有一个主宰的神。不要忘了我们的这些对其他宗教徒而言的「错误的讯息」很多也是在酒店、学校等「公共场合」讲述的。如果,所有各别宗教徒,都认为「沉默即表示赞成」,而对这些「错误的讯息」不断地「澄清」和「积极回应」的话,恐怕我们将永无宁日了。

当然在这件事上,唐牧师和有关主办单位也表现得对其他宗教欠缺敏感,就如我的一位穆斯林老朋友在我的博客的留言中所提到的:「唐博士只要以不点名的方式说教,当然可以避免一些言论纠纷。」

1 則留言:

  1. 有一位智者在Google Buzz中对我的这篇博文留下很好的一段评论。我建议他将该评论也放上这里,可惜他不理会。所以我只好抄下这么一小段以飨这里的读者:

    「好一些佛教弘法者,在谈到六道轮回时,谈到天人道,很自然的会把上帝定位为大梵天或是帝释天,是还需要受轮回之苦。基督教徒全能的上帝,被如此的贬低,若他们也要声讨我们,那又会是怎样的局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