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钟闻瑜回应「海外佛教组织的流入」

我之前为「全国大专佛青论坛」而写的文章《整体讨论海外佛教组织的流入对大专佛教的影响》,不意竟发挥了抛砖引玉的功效,获得了美国旧金山菩提学会钟闻瑜居士的读后回应。有关回应,让我边读边叫绝,真的写得太好了。而且很多话是我想说却碍于种种因素不便说的,看了后,更是心情畅快。当然也有很多见解是我之前不曾想过的。现征得钟居士的许可,特将之转载如下,让更多马来西亚佛教徒分享她的精辟论点。

说实话,对于所谓『海外佛教组织的流入』问题我是有一些看法的,宽松地、宽容地说:这是宗教交融所带来的必然阵痛,如果拒绝如此就会像马来西亚官方所采取的保护伊斯兰教行动,也就是说;需要靠政治力的介入方能不受外来团体的影响乃至污染,这除非是在特许环境下才有可能如此,不然就只能悲观其成了(当然不需如此!)正如文中所提,现在是资讯发达,网际网路无远弗届的时代,要阻止『海外宗教组织的流入』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政治的介入只是使发生的时序延后)。其实我觉得最严重的问题不是那些『海外佛教组织』的正统性或分散在地国的人力资源与否,我最深深关切的是它们对整体佛教的影响和对佛法诠释的合法性(这两大问题才是佛教徒们所应要严肃关注的:因为就第一项来说,单一佛教团体的形象和作风实影响人们对佛法接受与否及对整体佛教观感的考量依据。就第二项来说,对佛法诠释的合法性﹝如不如法:如不如世尊的教法﹞,才正是影响佛法命脉的根本问题!其实附佛外道还好对付,因为它们的形象突出,所说的内容也极具明显的反差张力,这反而容易说明和厘清,但是教内的那些组织都有自己的开山长老,信徒们对于佛法的认识并非是先具有深厚的佛法认知和素养﹝甚至许多信众连基本的佛法认识都谈不上﹞,他们多半是透过对开山长老个人人格的认同和感动,甚至只是因为对其个人魅力的崇拜才开始学习及接受佛法。但是!也许开山长老的个人修养及慈心和悲愿都具有—─非具足,对于佛法的认识也有一定范围的解读能力,问题就出在他们以自己的解读能力诠释佛法,而不是像印顺导师所提倡的以佛法研究佛法,这样以自家立场和见解所弘扬的佛法又都多半仅限于自宗自派再加上自创品牌的号召,说的难听点,正是他们污染了整体佛教及纯净之佛法!若说有末法,他们又岂不该负起很大的责任?说到这里我热泪盈眶啊!)。

实不相瞒,多少年来我观察台湾佛教五大山头的影响力,他们的招牌对社会大众的思想及政治靠边的走势其实是很严重的!当然他们所做的努力并非全无功用,就社会意义来说,他们净化人心,改善社会问题的贡献是有目共睹,无可厚非的。其实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为社会所认同,为人们所接受并信仰,也正可以说他们以善于经营这种社会公益形象的手段,为自己这块招牌得以不断扩张和壮大打下了厚实的根基及广大之群众基础,以这种优势和群众基础,进而也影响政治人物在竞选时都不敢轻忽他们的存在。可是您觉不觉得,宗教团体投入社会公益并不是宗教师所应该全力以赴的事业,宗教师的本末倒置和角色混乱正可以说明台湾佛教的可悲。再说若台湾的社会公益竟几乎被宗教团体或民间慈善机构所包办,请问台湾这个政府是不是很无能而且还很病态?政府的本份工作和责任不负或负不起,却将社会问题和付出成本转嫁于民间,让宗教团体或民间慈善机构买单,这才是台湾政府的社会问题,而此一问题之发生,谁要负责?恐怕宗教团体的开山祖师自己也要好好地想想才是! (因为为令自己团体壮大的手段成为自家背负社会责任的负担,因此就只好转嫁给出家弟子们及在家信众们去为自己的慈悲心和大愿力负责,究竟是自己好大喜功还是真心为善?说不定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呢!)还有就是以提倡禅修为号召信徒的佛教团体,对信徒的佛法教育却仅凭自己的个人禅坐经验及或配以自宗法脉的传承,再加上几则禅宗公案,他们竟就成立新兴宗派;台湾的五大山头公开成宗成派的就有两个,另一个则有自己的纪元年号和见面礼仪,剩下的一个虽未立宗也没自己的纪元,但他们投入抢夺信徒市场的企图却像经营企业般,每位派下的法师一人一天或一月能度多少位信徒进来成了他们的业绩进取表了。上面说的四大佛教团体正好占据台湾地图的北中南东各区;另一个团体只宣扬末法时代三根普被唯此无它的法门,但法师的电视弘法除了感应外,有时却又讲讲四书、五经、论语、孟子之类的国学。唉!说远了!

开始时,这些佛教团体也仅只于影响台湾本土,但在近十五年左右的光景它们却已形成跨国趋势,在世界各国成立分院和在所成立分院的各国之各州及省或县或乡再成立分支社团与其他来此打拼的台湾山头和本国佛教团体互相较劲。 (这话虽有些过份但也是有迹可循的,就他们来说是慈悲心的展现:将上人或大师的佛法【注意:我说的是上人或大师的佛法】弘扬开来,但问题是上人或大师的佛法便是佛法吗?这才是我真正在意的地方),它们仅凭信徒的热忱及资金的奉献,再加上大本山的财力支援,在所到国及所在地『攻城掠地』,并以正信、正统自居,自然地瓜分了本土国家辛苦耕耘多年的资源和义工人力,再说的严格点,这责任要由谁来担?以我看,如果在地国的法师们有弘扬正信、正见佛法的担当和远见,在出来弘法之初,便应在结缘性质的弘法之后,努力加深信徒的正见,并加深耕耘正见佛法的教育工作,而并非在建立自家道场上着力太多(虽然立足点也很重要)。教育工作是很重要的!因为有正见的信徒又岂会为炫丽大型的、有名气的佛教社团所动摇乃至被拉走?更别说资源的分散和竞争,派系的形成和信徒的被分化。责之深爱之切,其心可鉴天地。我想您们即已有危机意识,便当整合全马佛教团体,邀请真正为佛教、为佛法的法师及有为居士一起讨论它的后续正面及负面的所有影响,然后整合出一条可行的共识来实行。我说了,它们的出现不全然是负面的,有许多是可以学习和借镜的;反省自己有无不足之处?佛法教育要从何下手?这些都是参考;最重要的是迎与拒如何拿捏,那才是智慧和艺术呢!

我们美国,光是小小的圣荷西就有各山各派的佛教团体林立,比较算得上是正信之大团体的用八指可以算完(台湾那五大当然不会缺席),这还只是华人北传系统的,若加上藏传就不知凡几了,南传向来注重实修,外面的纷扰对他们而言也只是缘起现象的表征,他们有多少团体我知道的不多,但默默耕耘和令我个人尊敬的则当属他们了。

文中若有冒犯马佛之处当请原谅,而有冒犯台湾山头之处当解为部份事实的陈述,并不能代表他们全都如此,他们的偏颇自然有之,而我个人的观点也是偏颇有之,不容我辩说,诚如前言,爱深责切,其心可鉴。

作者:钟闻瑜(美国旧金山菩提学会)

12 則留言:

  1. "但是教内的那些组织都有自己的开山长老,信徒们对于佛法的认识并非是先具有深厚的佛法认知和素养﹝甚至许多信众连基本的佛法认识都谈不上﹞,他们多半是透过对开山长老个人人格的认同和感动,甚至只是因为对其个人魅力的崇拜才开始学习及接受佛法."之前参加某团体的营队让我有不舒服的感觉,但说不上是什么,读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是这么一回事!
    “另一个团体只宣扬末法时代三根普被唯此无它的法门,但法师的电视弘法除了感应外,有时却又讲讲四书、五经、论语、孟子之类的国学。”自己早期曾经是“一门深入”的支持者,直到受戒师父点醒我“法门无量誓愿学,我们不可自己提早末法”。我们佛学班也曾经带弟子规。虽然每周日只短短的5-10分钟,当时也觉得不舒服,因为心想难道佛教自己没有法宝可用吗,但碍于一些因素不得不推行。幸好一年后就不再着重,反而回到“本来面目”。庆幸的是,不管如何变,50分钟的佛学课是我们坚持不变的。佛教团体,还是应当以佛法佛学为本位的。

    回覆刪除
  2. 这篇文章让我一解很多我之前问的疑窦。谢谢分享!
    学佛是讲究次第的。拜读了此文,我更能够理解了其重要性了。
    也许,走在开放(就是容许各宗派的林立)和保护(就是什么也不让)的平衡点上,是最好的。这点,在已经习惯了多元的生活的马来西亚里,比起其他的国家,相较得容易平衡。但愿吧。除了但愿,我想我们也应该好好努力。
    论坛过了,还真有点叹息,这篇文章,读得太迟。

    回覆刪除
  3. lulu:你的亲身经历很有意思。也很难能可贵。

    回覆刪除
  4. 感恩分享。

    合十

    回覆刪除
  5. 读了lulu ma的分享,让我踌躇不前。
    我是个佛学初学者,凭着满腔热诚竟敢带领一个刚成立的佛学青少年团。有关方面给与我很大的方便和自由。起初是打算为了吸引青少年而决定加入辅导因素和他们感兴趣的题材,因为只谈佛学怕青少年嫌沉闷。
    现在,我乱了方寸!

    月云

    回覆刪除
  6. 月云:也不必乱了方寸。在弘法中加入青少年感兴趣的因素和题材,是很平常的做法。佛青总会编有青少年活动指南,里头就有很多让青少年感兴趣的游戏、流行歌曲等等,也有推荐一些好的商业电影及好视频。可以通过你的团体向马佛青索取。加油!

    回覆刪除
  7. 我想,佛教组织所面对的群众的了解能力/年龄层/教育背景/文化背景都很重要,不能从一而终。
    思想层次较高,有正见的佛教徒肯定会有足够的智慧去分辩,不会盲目跟从。
    对一些受教育不高的大众而言,深入浅出,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活动,才能把他们引上正道,净化人心,近而接触佛法,这也何尝不是一个好方法呢?毕竟,这能够更广泛的传达佛法于普罗大众。
    至于孩子与老人家,也同样,太硬性或死板的弘法方式,反而会使他们放弃接触佛教。尤其是叛逆时期的少年。
    说回头,也许较有伸缩性,又活泼的教材会比较容易吸引青少年。所以,佛教教育的教材非常重要,如何挑起兴趣,那才是挑战。

    回覆刪除
  8. 说得好!像你这样的人才不去教佛学班,是孩子们的损失。

    回覆刪除
  9. 月云师兄,
    或许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佛教本位是指一切还是以导向正法为主。先以欲勾牵,再另入佛智。我们的团对象是小学中学生,我们也有一些游戏康乐活动,也有辅导、升学分享、甚至如何把书读好、时间管理等。毕竟佛教是“人性”的宗教,所以人的身心灵发展与成长也是重要的。祝福你悲智双运、福慧双修!加油!

    回覆刪除
  10. 感恩大家的鼓励和分享!我会努力的。

    回覆刪除
  11. Beautifully written and right to the point.
    Hopefully a lot more buddhists have opportunity to read this article and follow the right path.
    May you all be well and happy always.
    sadhu.sadhu.sadhu.

    回覆刪除
  12. 我们美国,光是小小的圣荷西就有各山各派的佛教团体林立,比较算得上是正信之大团体的用八指可以算完(台湾那五大当然不会缺席),这还只是华人北传系统的,若加上藏传就不知凡几了,南传向来注重实修,外面的纷扰对他们而言也只是缘起现象的表征,他们有多少团体我知道的不多,但默默耕耘和令我个人尊敬的则当属他们了。
    【一切众生都是同一条藤上的苦瓜】,烦恼凡夫习性各异。汉传佛教从儒道文明基础接嫁少少印度大乘佛法(资讯、交通的条件),补给汉民族精神领域巨大巨大,偏离之无奈明察观待。
    古时也有山头,唯台湾山头之体制、情绪,应当考量近代日本政教之革新,可以追研到西方宗教的影响。跨国团体应该也有明智者,对话与沟通或许应当筹集,本土佛子友善观待外来文化(台湾佛教),亦当谨慎观察,尊重本土国情势当必要,分化、分裂本土佛教之疑嫌当慎重考量趋避之(外来的上座部佛教团体亦应劝请勿损我国南北传佛教之宁静和谐,力保我国社会、人心的稳定和平时是每一个国民的责任、宾主应尽的义务。)友善不懈的传达必然会有效果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