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四十后的迷惑

孔子说四十不惑。但是我却是四十已过,迷惑愈多。尤其常常会看到很多新闻,让我越发迷惑。就举两个例子说明之。

第一件要说的是我国华团大老对刘晓波得奖的发言。我首先就觉得迷惑,为什么我国各大华团的大老,突然间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两个星期后,才像约定好似的,一致的都发言谴责诺贝尔委员会。连后知后觉都那么有默契,实属难得。然而我实际上真的很怀疑,他们是否知道谁是刘晓波。更甭说是否读过他的《零八宪章》。看看他们的文告,什么「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让我有错身中国大陆的迷惑。

第二件事是马六甲竟然成为先进州了。不知道那个说诺贝尔和平奖沦为世界笑柄的华团大老是否对此事也有同感?身为马六甲人,我没有成为先进州子民的喜悦,反而迷惑何谓先进州。一个朋友在FB上点醒我:上届大选前,雪兰莪也宣布为先进州,但随后就把政权交给民联了。但愿历史在马六甲重演。也许国阵的"developed state",就是 "develop" 将变成国阵的 "past tense",然后成为其他人的 "present tense"。

5 則留言:

  1. 以我國政治和一般即得(商業)利益分子的生態眼觀,我們休想四十而不惑、五十也難知天命、六十應該耳還不順、更妄想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

    回覆刪除
  2. 大概从十八岁到八十岁也都很迷惑,马来西亚的领袖(不管是华团还是政治上的)都很莫名其妙,除了他们自身的利益,都是自己爽。我们又不是不会思考的人,他们真是贻笑大方!

    回覆刪除
  3. 看來成为世界笑柄的不是别人,却是他们自己了。

    回覆刪除
  4. 四十而不惑、五十也難知天命..出之那里?

    回覆刪除
  5. 出自孔子。記載於《論語•為政篇》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慾不踰矩。」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