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民主和民粹

我在之前的《为救人而杀人,可乎?》一文中,提出了三个场景。我想对于场景二和三,答案很明显应该是否定的。即:不会把胖子推下去及不能从这个小伙子的身上取出需要移植的五个器官。

然而对于场景一,可能就较有讨论空间了。其实,我在好多年前便和朋友们谈论过这个场景了,只不过我们当时谈的版本中,在轨道上的不是干活的工人而是玩耍的小孩。当时我们的结论就是不把火车转进岔道。得出的原因很多。 Sharon在前文的评论中,也有很好的分析。但是今天的我只想谈一个重点。

我相信在那刹那之间,不少人会选择把火车转向岔道。撞死一个人,总比撞死五个人好。这表面看来是最好的选择,也似乎符合了我们民主制度下常会出现的现象:少数人必须给多数人让步。这在一般情况下,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虽然有时会很无奈。

但是如果换个角度去思考,在铁轨上干活的五个人有责任去了解火车的川行时间,那不仅是对自身安全的负责,也是对火车乘客安全的负责。如果他们没有做好这一点,那是他们的过错,把火车转进岔道就变成把多数人的过错转嫁给少数人。而最后遭殃的却可能是更多的人,假设火车在紧急转换轨道时脱轨了呢?

这就好像在现实生活中,尤其是政治中,少数人的正确“必须”让步给多数人的错误。那其实已经不是民主精神,而是民粹主义了。政府对土著权威组织和伊布拉欣阿里的投鼠忌器和放任,而最后遭殃的却是整个国家的前途,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

但是,在一人一票的投选制度下,民主又要如何撇开民粹而独善其身呢?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風裡!

4 則留言:

  1. 明明是白色,但当大多数人说是黑的时候,黑色反而变成主流。可是主流不一定是正确的。如果没法改变主流,又不愿同流的话,只能选择独善其身,做股清流吧!

    回覆刪除
  2. "撞死一个人,总比撞死五个人好..."让我想起昨晚才看的《唐山大地震》。“救弟弟还是就妹妹”,无奈地母亲被逼做出选择,这情景实在是刻骨铭心,但事实当前,我们无法逃避抉择。这个世界,无法完美,但以追求尽善尽美。民主的世界,也跑不出这圈圈里头,的确的好好在风里寻找答案啊!

    回覆刪除
  3. 廖居士您好,您所提到的政治-正确,让我联想起在诺干年前,我在一本书里所读到的:何为‘正确’?先把政治抛开,把我们所认同的‘何为正确’写下来吧(作者要求)。

    您写下些什么?被大众所接受的?对大众有利益的?符合道德伦理的就是正确的?如果这些是您的答案,那恭喜您, 您被‘教育’得还不错。

    作者的答案是:人类最不愿意面对的,其实是自己:人性的弱点。装了半杯水的杯子,半满是对的还是半空是对的,永远都能让人找出各自的理由来自圆其说。因为在这个二元对立(相对立)的物质世界里, 对或错的理由/原因都同时存在。

    在人类的潜意识里,人类对‘正确’的定义是:只要是对我有利的,能够给我带来某些好处的,就是正确的,对的,应该的。反之,对我不利的,有损我利益的,都是不正确的,错误的,不应该的,能免则免。这是人类潜意识里,为了‘自我保护’而展现出来的‘自然表现’,如果不曾被‘教育’的话。

    反映在政治上,只要在搞政治的,是人而不是神,那所谓的‘政治正确’,自然就是那些对政客最有利益,能给他们带来最大好处的决策了。经济正确亦复如是:油价/电费应不应该上涨,统治品应不应该被津贴等等。。现实,总是残酷的。

    回覆刪除
  4. 是的,「政治正确」一词,在今天已经是个贬义词。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