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4日 星期四

709的一些後话

709大集会当天我碰到了几个认识的朋友。後來在面子书上,从朋友们的告白,我发现原來我的好多朋友当天都到了。这几天在和一些朋友的交談中,我更发现还有很多其他朋友也去了。而且我们很多其实当天都在同一个地点,蒙受着相同的遭遇,但是却没有见着对方。

特别要提的是当天我临出发前接到一个法师打来的电话,问我该到那里集合。原來这位师父也要去。对于师父的行动,我不觉得意外,但是仍然觉得很高兴。

在政府和警方如此强硬的警告和恐吓之下,仍然有那么多的朋友毅然的走上街头,我认为当天能不能走到体育馆,能不能提交备忘录都已经是次要的了。

另外,在709大集会之前,我很惊喜的读到五大宗教理事会声援净选盟的文告。大集会後,五大宗教理事会再次发表文告,再次肯定709大集会。五大宗教理事会对一个被政府宣告为非法的组织,如此的仗义,让我刮目相看。

今天,在推特上看见了中国维权律师李天天提到:“很多人希望民主需要民主,但不希望自己损失什么,这就是民主不到​中国的原因。上海人尤其这样,上海人是典型的中国人,中国人是典​型的被专制之毒毒害了的人。精明,近视,自以为聪明,都想少付出​多得到,永远在打小算盘,怎么可能有大收获。”回头看看709大集会,我自豪的说“庆幸马来西亚华人开始走出这个典型”。
走在人群里。镜头前的那个大头,就是我那个把“社会运动当成修行道场”的朋友。
摄影:Ying Ping Loo 来源:Facebook
无论如何,比起马来同胞我们还落後很多。当天一个把“社会运动当成修行道场”的朋友告诉我,当天负责维持秩序的是回教党的Unit Amal。据他告知,往往和警察最直接的冲突都是由他们来承受。而且在必要时,他们会主动让警察逮捕,以换取後面其他参加者的全身而退。我当时虽然表面很平静的听着,其实我内心真的很激动。

另一个让我感动的是年近古稀的国家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尽管面对遭警方逮捕的压力,他完全不退缩,还敦促知识分子应该勇敢表态反抗残暴和不正义的事情。

至于何谓勇敢,且让我引用哥哥博客上的话:“勇敢不是不会害怕,而是虽然害怕,还是做应该做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