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 星期四

睜眼說瞎話的真相

我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得到了消息。也很快的在面子書看到了不少的悲憤留言。但是我卻甚麽也沒說。甚至連有關的新聞也沒有在面子書分享。當時的我,似乎沒有了表達的能力。一時之間,除了深層的悲哀,我真不知道該說甚麽。

趙明福,於二〇〇九年七月十六日,死於遭反貪污委員會羈押期間。但是他不是在遭政府羈押期間死於非命的第一人。更不是最後一人。那麼多人死於遭政府羈押期間,政府的態度是甚麽呢?也許我們可以從首相署部長納茲里在公佈趙明福死因的皇家調查委員會報告時的燦爛笑容中得到啟發。

其實,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人對皇家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有信心呢?這樣一個結論雖然讓很多人憤怒,但是其實相信也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皇家調查委員會的結論雖然將矛頭指向反貪委員會,認為是反貪委員會逼死了趙明福,但是卻在報告中說趙明福「自殺」。我可以想像,所有國陣的媒體將把重點放在「趙明福自殺」,而不是反貪會的「激進、強硬和不恰當」的盤詰。

我不禁想起在古代中國,皇帝要一個人死時,也是叫人送去一瓶砒霜或一匹白綾或一把匕首。那人就得自己把自己殺了。歷史的記載都不是這人死於自殺,而是這人是皇帝賜死的。換句話說,這人是皇帝殺的。

我又想假設有一人被一群人逼向了懸崖,當這群人漸漸逼近,這人退無可退,終於跌下懸崖摔死了。我們要怎麼判他的死因呢?自殺?還是他殺?

皇委會在報告中列舉了很多反貪會的「罪狀」,包括捏造證詞。不知道皇委會是否追查了,如果反貪會是「清白」的,它為何要捏造證詞呢?它也指出反貪污委員會一些證人在供証時是睜眼說瞎話。在709大集會後,我們也看到很多高官顯要排隊向民眾表演睜眼說瞎話。在睜眼說瞎話已蔚然成為文化的國家,除了睜眼說瞎話的真相,你還能期待甚麽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