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星期日

這一天,我來到現場

這一天,我來到現場。
(照片來自《當今大馬》網站)

這一天,將會成為很多人的紀念日。這一天,將是馬來西亞歷史性的一日。這一天,2011年7月9日,我來到了現場。

一早醒來,住家外頭,一片寧靜。打開電腦,頓時風聲鶴唳、風起雲湧。和朋友聯繫,商討集合的地點。有的說,老婆反對,不能去了。有的說,女朋友不准。而我的老婆只說:「去吧!」

由於大家從不同的地方出發,地鐵站關閉的消息又一個一個傳來,最後只好大家各自見機行事了。根據推特上得到的訊息,我推斷最好的路線應該是搭Star-line到Plaza Rakyat。於是放棄了原本要搭Putra-line到Pasar Seni站的打算。

不到中午,從家出發了。有點忐忑、有點緊張、有點興奮。到了車站,冷清清的。一個工作人員問我們,去KL嗎?我點點頭,也許心理作用,覺得他的話另有深意。上了火車,乘客寥寥無幾。我的心情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火車經過幾個路口,望下去,平日里車水馬龍的街道上空空蕩蕩,只見一堆一堆的警察散佈各處。

火車到Plaza Rakyat停下,我們下了車,一起下車的人不多。從電梯下來時,便看見了警察聚在出口處。心裡頭盤旋着早上看到的警察在車站、酒店、街頭搜查、拘捕行人的消息,想着要如何應對他們,但卻裝着若無其事的樣子,也不多看他們。而他們竟然也不來理會我們。於是我竟如此順利的就來到了吉隆坡市中心。後來聽朋友說,當他買票的時候,櫃檯告訴他Plaza Rakyat的票不賣了。所以他只好到富都站下車。

一走出車站,馬上發短信報告行踪。很快接到指示:到茨廠街。從車站走到茨廠街,一路上沒有看到警察。到了蘇丹街,路上很冷清。許多商店都沒有開門,門口貼着七月九日休業的通告。路邊有少數小群人。到了茨廠街,只看到三三兩兩的遊客和行人。沒有任何大隊人馬,所以還是不知道要到那裡聚合。聽到一頭有人在唱國歌,一頭有人在喧嘩。不清楚底細,我遠遠看着。不久就接到電話,和國雄在豐隆銀行前的路口會合了。國雄告訴我,剛才那群喧嘩的,應該是來搞亂的。那時,我看到我們只不過是好幾十人罷了。

蘇丹街上,一望無際的人潮。(照片來自《當今大馬》網站)
然後就有人說開始走啦!於是開始朝蘇丹街走去。突然間,人數從數十人增加到數百人,我不知道這些人從那裡鑽出來的,而大多數都是華人。等我們走到蘇丹街,人數就更多了,三大種族都有了。沒有人穿淨選盟的衣服,甚至連黃色的衣服也很少。但是,很多人拿着黃色的菊花,有些人包着黃色的頭巾,還有不少黃色的氣球。有人喊口號。

隊伍來到商務書店前的十字路口停下來了。這裡離開體育館只有數百米之遙。卻咫尺天涯,道路被警察完全封鎖了。我們在這裡停頓了一些時候。有人開始唱國歌。我回頭一看,驚訝的發現,整條蘇丹街竟是一望無際的人潮,半小時前,它還是空空蕩蕩的。我無法估計人數,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

後來,隊伍開始往反方向走。我們來到敦陳禎祿路口時,汽車停下來讓我們過。還響起車笛和豎起大拇指以示支持。但是我卻看到交警不斷催他們開車。越過馬路,我們來到了馬來亞銀行大廈前集合。不久後,又有一支大隊從富都路過來會合了。我後來從報導中得知,當時的人數已經有一萬人之眾了。我當時也不知道,這只是其中一個集合地點,還有其他集合點在中環車站、獨立廣場、中央藝術坊等。

有好幾架直升機不斷盤旋在頭上。
(照片來自《當今大馬》網站)
也在這裡,我和師父會合了。由於師父的身份,格外引人注目,包括成了相機和攝影機拍攝的對象。我看到師父不斷的閃避鏡頭。

一直到這時候,現場氣氛還是很嘉年華。大家不時喊口號、歡呼、鼓掌,開心的向不時開過的輕快鐵招手。甚至不斷的向盤旋在頭上的直升機招手。後來,直升機回報我們的卻是催淚彈。(有人告訴我,第一枚催淚彈是從直升機上投下來的。)於是,一切開始變調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2 則留言:

  1. 有点小遗憾,我们这个队伍,无法和你们的那个汇合。
    而你们首当其冲的迎向催泪弹,我深深的salute。

    一起淋雨,一起去为一件事情而努力的感觉是很痛快的。

    回覆刪除
  2. 国民师兄,

    好羡慕你可以勇敢的去,勇敢的写.
    我瞒着父母去,我也写了,但不会公开.留着50年后看.
    我们的道路一样,可惜没有见面.

    让我们一起为更美好的马来西亚努力.

    秀薇合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