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6日 星期二

入世佛教与人间佛教

这是洪祖丰居士发表于《慈悲》的〈何谓“入世佛教”〉的最後部分。他谈到了入世佛教和人间佛教的关系和差别。他说“入世佛教强烈坚持现代公民社会的价值观及极为关注公共事务,也重视社会动员来抗议争取所要的改革”,而“人间佛教徒多选择与当权者为善,对被压迫者施与小善”。真箇是发聋振聩。
作者:洪祖丰

入世佛教与人间佛教


根据学者Elise A. DeVido 的研究,太虚法师两度访越及其“人间佛教”学说,对越南佛教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包括对一行禅师有一定的影响。因此,“入世佛教”可能受了“人间佛教”的影响。

那么,“入世佛教”可否被译为“人间佛教”呢?两者在概念上是否雷同呢?关于这点,我认同刘于光所说,“入世佛教”与“人间佛教”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码子事。“入世佛教”强烈坚持现代公民社会的价值观及极为关注公共事务,也重视社会动员来抗议争取所要的改革。它勇于对抗体制,要改革体制。著名的入世佛教徒可说全都走上了一条不与当权者轻易为善,反而站在受压迫者那一方的激进道路。“入世佛教”的政治意味是浓厚的。

二〇〇七年在缅甸爆发袈裟革命,出家人走上街头。
照片来源:ALTSEAN-BURMA

反观“人间佛教”,虽在理论上可以和“入世佛教”衔接,但它在实践上可能刚好与“入世佛教”成强烈对比。他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几乎只局限于在体制内的救济贫病,对需要较激进手法参与的课题则回避之。像佛光山和慈济功德会的“人间佛教”,都是在体制内运作。这种「人间佛教」,正如梁文道所说,或许会教导生意人修心为善,甚至透过静坐修持来增进自己的工作效率,但通常不会参与太过对抗性的激进活动。

“人间佛教”徒多选择与当权者为善,对被压迫者施与小善。这种行为,被素拉克.司瓦拉差博士形容为“表面上对被压迫者行善,实际上是当起当权者的帮凶。”从社会学的观点来看,“人间佛教”是属于“右翼”型,与“左翼”的“入世佛教”刚好相反。(像星云法师这样讲几句有关政治的话,或跟几个政治人物来往,就称呼他为“政治和尚”,是太抬举他了——一笑)。

但是,近代以来西方“入世佛教”已变得温和,其所关注的范围也朝向社会性实践,如性别平等、环保等 (虽然这些事务仍无可避免地要牵涉政治,但比较不直接)。这种新发展,倒是朝向了“人间佛教”,虽然在名堂上他们仍以“入世佛教”自居。

可能是时代与环境的变化,就连当年大力提倡“入世佛教”,积极介入政治的一行法师,在越战过后也不再激烈的介入任何课题。所以有人认为,现今的“入世佛教”已经淡化了。

【本文摘自洪祖丰所著之〈何谓“入世佛教”〉】

前文:〈入世佛教:典范篇〉、〈入世佛教:理论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