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5日 星期六

龙井问茶去

坐上姚师傅的车子後,他带着我们沿白堤往西走,一路上景色优美,非我的文字所能形容,尤其是在苏堤堤口处,景色更是美不胜收。这个姚师傅话多,虽然他说他只是个司机不是导游,但一路上却比导游还称职的给我们讲解。途经岳王庙时,我提起我们本想到那里参观的,他竟回说岳王庙没什么好去的,就是看个假墓,十分钟便看完了,还要门票。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反正岳王庙也不是我必去的景点,就算了。这个姚师傅还有另一句名言是我印象深刻的,那就是他把常见的“为人民服务”改成“为人民币服务”。

没多久,姚师傅在路旁停了下来,指着西面的一个湖说这是新西湖,建议我们下去拍张照片。这新西湖我在网上可完全没看到。他还说了一些介绍新西湖的话,但我都不记得了。後来上网查了资料,才知道西湖以前的面积比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大一倍。这个所谓的新西湖是杭州政府西湖西进,还湖于民,恢复西湖原貌的大工程,要把三百年前的西湖全景重现人间,恢复现在的西山路为原来的杨公堤。我放在我的博客的那张我们一家五口提着两把雨伞的全家福便是在这里由姚师傅替我们拍的。它还真是我这次旅行最喜欢的照片。

接着我们便要去龙井村了。这龙井问茶我倒是知道的,它还被选为新“西湖十景”呢!但是这“问茶”的“问”究竟何意,却无法确定。爱说话的姚师傅也一路上给我们介绍这龙井茶。他说最上等的龙井茶一斤要一千元人民币(这里一斤等于500g)。一般上人们都是买来孝敬达官贵人的,所以人们把它叫作马屁茶。次等的叫作女儿茶,一斤也要四百块钱。再次等的叫做嫂子茶,因为嫁人成为嫂子後便不比女儿值钱了。我倒忘了他说这嫂子茶一斤要多少钱。他还告诉我们,到了龙井村,可以随便找一户人家去品茶,品茶後想买茶可以买,不想买就拍拍屁股走人。

说着说着我们便到了龙井村。这龙井村完全是个城镇的格局,一点也没有农村的味道。我们在一口井前下的车。这是一口很小的井,直径还不足两尺,井口离地面也只不过一尺左右。我们到时只见井边围着一大群人,还有人在用小桶打水。姚师傅说用这井里的水洗脸能带来好运。而且打上来的一桶水只能自家人洗,不能和他人分享。他还给我们借来一个桶。于是美芳打了一桶水,我们一家人便都洗了一把脸。剩余的水还得由打水的人亲自倒掉。虽然井沿边刻着“老龙井”三个字,但我怎么都感觉这不是那真正闻名的龙井。因为龙井即是和虎跑及玉泉齐名的杭州三大名泉,它应该是一口泉,而不是顾名思义的一口井。

用龙井水洗了脸後,我们正想该到那户人家去品茶,井边的一个嫂子就邀我们到她家去。她家倒不远,走几分钟便到了。途中她和美芳闲聊中就问了之前之後很多我们碰面稍微有交谈的中国人——包括餐馆老板、的士司机,甚至是巴士上刚巧坐在美芳旁边的一个妇人家——都会问的问题:“这三个孩子都是你们家的?”再然後他们会问:“你们那边没计划生育吗?”有的更绝:“你们那边不查吗?”我们便得一而再的解释我们不是中国人,是马来西亚人。得到答案後,接着他们一般会说:“哗,三个儿子哦!”语气和表情都充满了艳羡。

话说回来,我们去的这个所谓农家,其实是一座现代的钢筋水泥房子,而且看来是新建的。我们被领到楼上一间房间去,那看来是专为款待客人喝茶的地方。主人款待我们的便是女儿茶。我们向她提起马屁茶,她倒是拿了些让我们瞧瞧,还教我们分辨茶的等级——基本上是茶叶越翠绿,等级越低——可是始终没给我们泡马屁茶。如果是我一个人去,肯定不会和她买茶的,但美芳既然在,那就不买才怪了。

喝完龙井茶後,我们还去了丝绸展览馆和珍珠中心,其实也就是卖丝绸和珍珠的商店。所谓西湖珍珠就是西湖里生产的淡水珍珠。那珍珠中心还有个很美的名字叫“梅花三弄”。美芳说这梅花三弄好像很有名,姚师傅回答得妙:那还不是因为琼瑶吗?我对丝绸和珍珠都没兴趣,不过倒是因此见着了煮蚕抽丝的过程,以及生蚌和蚌里的珠。这丝绸和珍珠都和生命有关,从事和它们相关的工作,是不是正命呢?购买丝绸和珍珠又是否是佛弟子所应为呢?我还没有确实的答案。

我们在这两个地方待的时间都很短。但从“梅花三弄”出来时,也已是下午两点多了,还没吃午餐呢,虽然在小瀛洲上吃了一些卤豆干之类的小食,但到这个时候大家也都又饿又累了。便叫姚师傅直接把我们载到雷峰塔,因为从网上得知雷峰塔对面的净慈禅寺有间素菜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