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西湖南屏游

在净慈禅寺右门旁的净莲居素菜馆吃了一顿特迟的午饭後,我们自然就是到净慈禅寺去了。

净慈禅寺虽然号称千年古剎,但屡次毁後重建。现在的寺院主要是1980年代重建的,包括著名的南屏晚钟都是新铸的,而济公殿则至今仍未重建。虽然寺内的介绍对重建因由只字不提,但我不期然的把它和文革联想起来。这里肯定在文革时期遭到浩劫。文革对寺庙建筑的破坏已经渐渐修复,但是它对佛制的破坏却依然影响深远。每一次到寺院必须买门票,我就觉得心里难受,有些寺庙还美其名为香火卷。也不知道这些钱是归政府还是归寺院。我在心中默默许愿,但愿中国佛寺可以早日对群众大开方便之门。

我甚至还听说有些寺庙里的“出家人”其实是披上僧衣的上班和尚。我就曾在北京的雍和宫看见穿皮鞋的“出家人”。虽然也不能因此断定他就是“假和尚”,但看着他的皮鞋心里就觉得别扭。幸好我在净慈寺没有看见穿皮鞋的出家人,但却也看见一位穿球鞋的,而且也看见几位僧衣里头穿着黑色汗衫的。不过我倒也看见两位出家人在进入南屏晚钟钟楼时将僧鞋脱了放好在楼外的,虽然游客们都是穿着鞋子进入的。实际下,在我所到过的中国佛寺,即使是大雄宝殿,大家也都是穿着鞋子进入的。

净慈寺内开放给游客参观的面积不大,除了南屏晚钟,便只有运木古井和大雄宝殿。运木古井前的那方空地应该就是之前的济公殿。那里也新近竖起了民国时期济公殿的残留石柱。净慈寺是济公出家的寺院。我从小爱看济公故事,对那段古井运木修建寺庙的故事特别有印象,却没想到就是这净慈寺。但看那运木古井也该是新建的。

如果抱着参观景点的心理来净慈寺恐怕要失望了。但我们却是抱着朝圣的心情来的。净慈寺的游人很少,很清静,恰好适合我们留连。虽然是个“一目了然”的地方,但我们却在那里留了个把小时。临走前还碰见师父们做晚课。可惜始终没听到闻名的南屏晚钟。

净慈寺正对面便是雷峰塔了。但这雷峰塔己不是关白娘子的那座雷峰塔了。原本的雷峰塔本是佛塔,和净慈寺一样建于一千多年前,据说和净慈寺本是相连的,後来被南山路一分为二。雷峰塔经多次重修,最後却在1924年轰然坍塌。一直到2002年才重建开放。据说里头还有升降机呢。我对这座新塔不感兴趣,而且门票不菲,也就只在山下徘徊一会便沿着西湖向苏堤走去。後来才知道里头有一舍利馆,而原塔遗址也完整的保留在新塔底层。

苏堤在西湖西面,从北到南全长约三公里,是一千多年前当苏东坡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时用淤泥构筑而成的。为记念苏东坡而名为苏堤。我从网上得知苏堤南端有座苏东坡记念馆,但当时却没看到。我们本来是要到花港观鱼的,但一踏上苏堤便看见一出租脚踏车的店。在若凡的要求下,便租了两辆脚踏车,我载着若拙,若凡自己骑一辆,在苏堤上骑起了脚车。美芳和若庸则留在原地等候。这样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骑一圈已经接近六点,天也已经黑了。于是便不能去花港了。

由于还不想回旅舍,便打了出租车到河坊街去了。出租车司机把我们带到河坊街的步行街。那里卖着各式各样的玩意和小吃,甚至还有摊位是演皮影戏的。我们在那里逛了两小时左右,才依据资料找着最近的素菜馆吃晚饭。饭後打道回府,结束我们在杭州第一天累但满足的旅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