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火车晚点

严格来说我们在苏州的最後一站不是虎丘,而是苏州火车站。我们这“七人小组”是坐火车到上海的。我们的班车是大约6:45pm的,到上海预计是八点左右,想想也许还可以争取时间到上海外滩去看夜景。

一进入候车室便看见我们的列车号和时间显示在一块告示屏幕上。可是大概是六点一刻在右吧,那屏幕上在我们的列车号下打出“晚点未定”。我一时会不过意来。若凡还说是火车停下让乘客吃晚餐。後来听到播报说“往上海的火车晚点,对于因此延长您的旅途时间,增加您的旅途疲劳,深感抱歉”,我才明白晚点原来就是误点,而且还是未定。当时觉得火车晚点,还会道歉,看来比马来西亚强。但是却一直这样晚点未定,看着其他原本比我们迟的列车都离开了,我们却始终是晚点未定。这时候我们包里永远准备着的麺包饼干就发挥功用了。大概七点半左右吧,突然播报要我们去“改签”,然後一阵骚动,所有人都往外冲,我更是摸不透发生什么事了。

幸好我们出门遇贵人,那对和我们同路的西安夫妻和我们解释,改签就是去换票,我们得坐另一班车了。看来火车不是晚点,而是不来了。于是美芳和孩子们便和那西安太太留下,我和那西安先生一块跟着人潮去改签了。以前以为逆来顺受的中国人,现在看来会生气了,许多人都朝那些在门口的职员大骂。我心想,要生气也得找对对象,跟这些不相关的人发怒又何必呢?

没想到那购票处和候车室竟然离得那么远,还得走出火车站大楼,而外面正下着雨。就这样冒着雨刚要走到购票处门口时,突然又一阵骚动,人潮又都掉头走。我又楞住了。那西安先生去打听後对我说:又说不必改签了,回候车室去,火车来了。我心里头嘀咕:怎么一回事?

再回到候车室时,之前还坐满人的偌大候车室里空荡荡的,人潮都挤在往月台的入口处前。所有的屏幕都关掉了,包括之前显示我们那班车的。美芳他们在空荡的候车室前站着。我还以为己经播报火车要来了,但美芳说什么都没有,屏幕突然间全暗了,然後人潮又突然涌回来了。正说着往月台的门突然开了,我们便都跟着人潮走上月台。这时听到播报说,往上海的火车进站了,但报的却是另一个列号,才知道我们是坐另一列班车了。我们原本的车票是有座位的,现在不晓得是否能有位子坐。相信大家都是同样的心思,所以当火车进站时,大家都突然间抢着上车。
幸好我们上的那节车箱还有不少空位,我们不但都有位坐,而且还能坐在一块。不久那对西安贵人也移到同一车箱和我们会合。终于上了火车,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就发现这是一普通列车,到上海要两个小时,预计是晚上十点左右到站。结果我们到外滩看夜景的算盘打不响了。在途中闲聊,才知道像这样的火车晚点,是绝无仅有的。看来我们也真够运的,第一次在中国搭火车,便碰上了这绝无仅有的火车晚点,甚至是不到点。曾读过有人说在旅途中当时觉得倒霉的事,後来却会让人回味。现在回想起这火车晚点事件,倒觉得这话有点道理。

这号列车走走停停的终于“准时”在十时抵达上海。循着导游在电话中的指示,我们很快找着了在车站外等我们的车子。而细雨还在不停的下着。

我们在上海住的二星宾馆也该提提:房间的整洁倒令人满意,只是这房间和浴场在同一楼,房间前的走道连着浴场的前台,仅数步之遥。如我自己来到此处,一定不会考虑住这里。幸好没有任何干扰,也没有听到任何吵杂声。累了一天,一夜好睡到天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