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鸟瞰晴西湖

十一月九日,天气预报说今天天晴,温度介于九至十五度。这是我们在杭州的最後第二天。我们回马的班机是第二天下午两点,预计上午十一点便得从旅舍出发,所以本来这最後一天我也觉得难于安排景点。但那天碰见姚师傅後,我便想可以租他的车一个上午,然後由他直接载我们到机场,何况我们的行李一辆的士也装不下。再说购物和购书的时间不够,而且知道杭州将放晴了很想看看晴湖,于是便重新安排这最後两天的行程。首先决定不去动物园看熊猫了,并把虎跑寺挪到十号。今天就去白堤走断桥,并上保俶塔鸟瞰晴湖。然後留下一下午时间购物和购书。

我们是坐的士到白堤的。今天确实是晴天,终于看到了杭州的太阳,也终于看见了清明的西湖。明人汪珂玉有一段评说西湖胜景常被引用的名言:“西湖之胜,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能真正领山水之绝者,尘世有几人哉!”今天一见这晴湖,确实觉得不如前几天所见的朦朦胧胧的雨湖。但晴湖也有晴湖的美,那种亮丽能让人心情愉悦。



断桥残雪是著名西湖十景之一,但现在既不是冬天更没有下雪,这断桥也就是一拱桥。杭州人有西湖三怪之说:孤山不孤、断桥不断、长桥不长。我当时不知道那长桥就是故事中梁山伯和祝英台十八相送的地方,而且景色秀丽,所以没想到要去,知道时已太晚了。我们沿着白堤上了断桥,湖边还有不少残荷,也自有一番景象。

西湖以北,纤瘦的保俶塔立于宝石山上。那也是新西湖十景之一的宝石流霞。顾名思义,应该是黄昏豋山才能领略的美色。古时所谓的西湖全景“一湖二塔三岛三堤”的二塔即是指南端的雷峰塔和这北端的保俶塔。但雷峰塔已是装上升降机的现代建筑,这保俶塔从山下看倒还是一座古塔。上宝石山鸟瞰西湖是网上的推荐。宝石山不高,还能拾级而上。到得山上回头一看,晴空下的西湖一览无余。

这保俶塔不高,体积也小。也许年久失修,游人不能登塔。这宝石山是西湖北面的一座山屏,我们跟着众人在山峰的小径上向西走,而西湖就在脚下。山上有许多大岩石,虽然有不少“禁止攀登”的告示,但还是有许多人在此攀岩。我们一直往西走到抱朴道院才开始下山。在山脚下经过一座玛瑙寺和一间菩提精舍,但可惜都大门深锁。

那时已近中午,便坐的士到延安路用餐。我们按着地址找着了在延安路以南的“寿康永素食馆”。昨天在灵隐菜的农家菜是吃得最畅快的一餐,而这是最精致的一餐。这寿康永素食馆论格局在吉隆坡可算是高级餐馆,菜式也讲究,但价钱却是吉隆坡普通餐馆的水平。

延安路是杭州最热闹的街道,从最南端的吴山广场到最北端的武林广场一路上都是各式商店。那新华书店则在延安路中段的庆春路口。我们饭後便往北逛。沿途美芳买了一些小礼品。本来打算要买的衣服则完全没买。到庆春路口得经过一巴士车站,临近那车站我们突然像是被淹没在汹涌的人海中。真的领教了中国人口世界第一大国的气势。

从人海挣脱出来後,我们便径往书店走去。然後就是一整个下午都消磨在这书海中。我到书店,除了挑书,更有兴趣的是想看中国人看些什么书。所以对一楼的那些热门书、推荐书虽然知道不会买,但也翻了不少。最难得的是在新书推荐的架子上看见了老朋友陈秋平译注的《金刚经心经坛经》。来杭州前两天,他才亲手送我一本。美芳和孩子挑了不少书,而我因为去年到北京买了不少佛教书籍,这回则只买了三本小说。後来又在机场买了两本小说季刊,但在飞机上阅读後竟留在座位的袋子里忘了拿。

我们一直逛到大家都饿了才离开书店到第一天去吃晚饭的功德林素菜馆。他们竟然记得我们曾来过。吃过晚饭,美芳本还想去逛河坊街,但包里的书好重,最後也就打消念头,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回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