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

风雨上海

十一月七日的上海,从我们醒来到坐火车离开,雨都一直下个不停,而且有时候还下得不小呢。我一早便冒着细雨到离酒店不远的地方买了包点、油条和豆奶回来,大家吃了一顿经济地道的早餐後(当然还多买了些放进背包里备用),便开始一天的风雨上海游。也许因为对上海这个十里洋场没有像对苏州般的期待,所以在上海倒是没留下什么遗憾,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在上海其实也没参观几个地方,所以似乎对上海也没留下太多印象。

我们首先去的应是江底隧道。这江底隧道里的五光十色似乎对小朋友还有一些吸引力。过了隧道後应该是顺道的参观了海洋生物馆,但看的都是标本或样本,而且时间有限,也只能匆匆扫过。接着应该就是上东方明珠塔了。竟然是好几条的人龙在等着那每秒七米的特快电梯。排队也花去不少时间,而且还得安检。中国的安检似乎特别严,连搭火车也得安检。其实心里明白这东方明珠塔也就是一高塔,我们连吉隆坡塔也没特意上去过,却巴巴的千里迢迢来这上海的东方明珠塔。

好不容易上了塔,但是却也无法鸟瞰上海,因为从玻璃窗望出去,只见灰蒙蒙的一片,只能看见百米内的高楼。其实连玻璃窗也披了一层水气,得不断用手揩抺。在每一块窗上,都依据方向写上某个省某个城的名字和里数,我们对写着台湾省的那面窗特感兴趣。在这里逗留了不短时间後,便到底层的上海城市歷史发展陈列馆参观了。那里展示上海百年来的变迁,而且是应用模型、真人大小的蜡像加上音响、激光等科技来展现。也不失为一场不错的时光之旅。

参观了这几个地方下来就接近中午了。导游把我们带到城隍庙附近说在这里自由活动,包括自理午餐。我们的这个午餐和苏州一样,是简单的素炒饭、麺和河粉。美芳说连味道也一样。午餐後,我们便根据导游所指的城隍庙去。到了那里,却见虽然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群,远看绝对以为是城隍庙的地方,竟是一巨大的商业中心。我们都疑惑不是走错了吧?问了一个身边的小伙子,他说这就是城隍庙,这整个区都叫城隍庙。那真正的那座城隍庙呢?听说还能上香的。小伙子朝里头给我们指了一个方向。我们跟着那个方向走,里头是更多的商铺,每一间建筑远看都像城隍庙,近前一看,却都是店铺。我们又问了两次路,找来找去见着的还是无边无际的店铺。一直到集合时间不得不离开时,我们仍然不知道那城隍庙突竟在那里。

对于旅行团必会带游客去购物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去厨房刀具专卖店,更搞笑的是临下车时,导游还叮咛我们看看就好,不必买。购物的另一处是一间门面不小的金饰店。当接待员在接待室讲解时,问了每一个人来自何处,我才知道我们这团人都是千里迢迢的来自中国各地,同时我们是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也“曝光”了。那接待员还追问我们祖籍那里。美芳说广东。这广东两字像是什么密码似的,那接待员一听马上告诉一个助手去请老板来,说有广东的客人来了。跟着他也出去了。我和美芳面面相觑。若拙则小声对我纠正:我们是华语,不是广东。

不一会那老板来了,个子小小的,一开口便找广东来的同乡,我赶紧趋前和他握握手,也有点尴尬的解释我其实是马来西亚来的。他似乎根本没听我说了什么,就开始大声讲话。那一口不纯正的华语,听着竟有点亲切,好几天没听见这样的华语了。他说他现在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因为他老婆昨天生了一个儿子。连着生了两个女儿後,终于生了一个儿子。就有人问没有计划生育吗?他说他在越南出生,现在是香港户籍,不受限制。还说希望明年再生一个儿子。所以告诉他的职员如有广东的客人来,他要好好亲自接待,答谢乡亲,只是希望乡亲给他祝福,祝他明年再生个儿子。

然後他就带我们到陈列室。在那里又讲了他在这里赚了大钱,今天既特别高兴,又有乡亲来了,今天不赚我们钱,我们要看上什么,他给我们特别价钱。接着他就指着美芳在看的那个橱柜对他的职员说,这里的金饰客人要是要买,就都算这个价钱。那几个职员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向他求正问道这些可是标两千多块钱的呢?他大声的说不管标多少,就是这个价钱。结果美芳如获至宝,高唱丰收。当然那些金饰是不是真货,我们也不是没有悬念。但想想这么大的店不至于演这种戏赚那么一点小钱。美芳说回来後要找金店问问,但应该是没有行动。

购物完毕便是南京路自由活动了。由于当时雨下得较大,我们便不去外滩了。我上回到南京路来看见的新华书店和一间专门卖儿童玩具的商店却都找不着了。问了路人才知道那新华书店搬到另一条街上去了。看着那雨,我们决定不去书店了。就随便的进了一间商场,转了几转便出来了,因为里面的东西都买不起。走着走着我们便回到刚才经过的上海民族乐器店。这几天若凡一直在留意乐器店,那晚在杭州河坊街还在一乐器铺子耗了不少时间。结果却在这里让他找着了品质价钱都相宜的二胡,那个老板也正道,问了若凡学了多久,便介绍适合他的程度的二胡。回来後,若凡的二胡老师对他说同样的二胡在马来西亚要一千多块马币,而我们却以不到人民币七百块买了那把二胡。

刚买了二胡,导游催人的电话就来了,说得到火车站了。这回火车可没有晚点了。但我们的“晚点”却还是草草的在火车站解决。我自己以麺包裹腹,为美芳他们泡了三杯马来西亚带过去的方便麺——中国的火车站都提供热水。八点多回到杭州的旅舍。发觉杭州突然比前两天冷了好多。钻进厚厚的棉被後才体会到为什么人们那么向往温暖的被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