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杭州忆後记

没想到我的杭州忆系列一写便写了一万八千字,而且很多时候还是刻意的长话短说,并且还放弃了许多可供发挥的题材。这里简略的说说这些没有触及的话题:
  1. 中国尽管在硬体建设上已经是世界一等国家,但是在生活文明方面上似乎仍有待提升。如火车站和火车上满地垃圾;有人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小便;闯红灯;对告示牌视若无睹等等。
  2. 中国人似乎容易失控。我在短短的七天内就碰见了几次争吵,有一次还是很火爆的大吵。
  3. 尽管网上有些人提醒要提防杭州的出租车司机,但我碰到的杭州出租车司机都很专业,态度也很好,比我国的的士司机好得太多了。
  4. 本以为杭州的秋色会是以黄色为主,结果却发现杭州的秋天还是很翠绿的。
  5. 竟然看到了不少繁体字的应用,包括在一家珍珠展览厅的大门入口处所挂的有关珍珠的说明文字。
  6. 在上海南京路的“艳遇”。
其实好久没有写这一类的文章了。这几年来,写得都是马佛青的文告、献词、演讲稿及偶尔受报章杂志之邀写的一些佛教评论文章。这杭州忆系列的写作让我重温了中学时期对写作的冲动。受此刺激後,会更勤力的写博客也说不定。

当然,现在的写作已经不是用笔写的了。怪不得当我对孩子们提起我写了不少去中国的文章时,若拙总是会问:“爸爸,你是用电脑打的吗?”我後来才领悟到他之所以有这么一问是因为对他而言,“写”这个动作是指用笔在纸上留下文字。用电脑不叫“写”。我查了手头的英文字典,在“write”字条下有这样的注解:“put data into computer store”。不知道中文字典是否对“写”也有这样的注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