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不见虎跑寺

十一月十日,我们在杭州只剩下半天的时间了。约好的旅游车八点前便已到旅舍。昨晚姚师傅来电话说他的车子有点毛病,他找了一个朋友替代。这个师傅沉默是金,和姚师傅是两个极端。

由于觉得时间还充足,便想先到第一天来不及去的花港观鱼,毕竟这花港观鱼号称西湖十景之一。那红鱼池里的红鲤鱼我们之前在小瀛州也见着了,只是这里当然在量上更壮观。若庸喜欢看鱼,所以还不捨得离开呢。除了观鱼,这里其实还有牡丹园,但可惜现在不是花季。由于惦记着不够时间游虎跑寺,我们在花港也没逗留太久。

虎跑梦泉是新西湖十景之一,位于西湖以南。相传唐朝时,性空大师来到此山,後因缺乏水源,准备迁移,却梦见一神人告诉他当遣二虎将南岳童子泉移来。第二天,果真见有二虎跑地作穴,涌出泉水,故名“虎跑”。我当然不是慕此传说而来。如此想到虎跑寺只因为弘一法师在此出家,而且这里还有弘一大师记念馆和舍利塔。

李叔同弘一法师纪念馆内弘一大师的塑像。

弘一大师最后的笔迹:悲欣交集。
买了门票进入山门後,便是一条上山的路。林木葱郁,道旁还有一条潺潺的河流,和灵隐寺竟然同样钟灵毓秀。还没见到任何建筑物就先看到路旁有好多人在排队取水。趋前探看,原来这就是著名的虎跑泉水,当地很多人都常到此地取水。我们也想取了当矿泉水喝,但被告知这泉水未经烧开不能喝,只得作罢。再往上不远,便能看到屋檐了,然後就到一分岔路口,告示牌写着往左是李叔同弘一法师纪念馆,往右是虎跑泉。我们自然是往左了。

在弘一大师记念馆门外便能看见大师比真人还高的全白塑像。这记念馆不算很大。里头对法师的生平和成就都作了详尽介绍,当然也展示了法师的遗作和遗著——包括他的绝笔之作:“悲欣交集”以及法师用过的一些物件——包括法师的僧袍。虽然刚才一路上游人不断,但这记念馆却是游人不多。但当时有一中年妇女哼着〈送别〉在参观。

弘一大师记念馆後是一茶馆,西湖双绝——就是用虎跑泉水龙井茶叶泡的茶——要一人一百元。价钱把我们想尝尝的念头打消了。旁边又是济公殿,还有一济公塔,看来济公在杭州很吃得开,无处不在。

若拙摄于弘一大师舍利塔。
我们跟着指示往後山寻找弘一大师舍利塔。途经一新建的“梦虎”造像。沿着依着竹林的小径我们终于来到了弘一大师舍利塔。此塔大概有三人高,上面刻有“弘一大师之塔”六个篆体字。法师其实圆寂于福建泉州,所以泉州也建有弘一大师舍利塔。虎跑寺这塔只安放大师的一部份舍利。

从弘一大师舍利塔我们沿着石级来到真正的虎跑泉。那泉水也不大,罩在一层玻璃下无法分辨泉水是否清澈。虎跑泉旁边则是一座五百罗汉堂。这罗汉堂和灵隐寺的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再往下,我们看到一面长墙,墙上写着“天下第三泉”几个大字。顺着这墙,我们就回到了先前的分岔路口。美芳突然问:“怎么不见虎跑寺?”看来虎跑寺并不存在了。应该又是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被取消了其宗教场所的地位。不知道要等到那一天才又会恢复成为宗教场所。

我们又走上那条由潺潺流水陪伴的葱郁大道。但这回是下山了。旅游车在山门外等着我们。时间已不早,只能到六和塔看看,不能上塔了。六和塔在钱塘江畔,据说为镇住钱塘江潮而建,并取佛教六和敬之意而名为六和塔。因为看过金庸的书剑恩仇录所以对这钱塘江潮有些印象。但当天钱塘江却风平浪静。在六和塔山脚下也能看见宏伟的钱塘江大桥。当然那是上个世纪的工程了,但它见证了中国工程学自创的伟大。钱塘江桥在1937年甫建好不久便为了阻止日本入侵而被炸毁。大桥总工程师炸桥时赋诗一首,诗中有一句说道:五行欠火真来火。为什么说它五行欠火呢?仔细看“钱塘江桥”四字自有分晓。此桥後来在1953才得以复建。

我们就是沿着钱塘江到另一座以现代工程建的大桥渡江前往杭州萧山国际机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