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经典回顾——兼回复老戴

现在想起来:最爱的歌手还是潘越云。回顾以前的歌曲,发现阿潘的歌还是令我如此喜爱。就像年少时偶然在同学家听到她的《野百合也有春天》便开始搜素她的歌曲一样,现在我也在网上搜索阿潘当年的歌。

之前分享的潘越云《最爱》当然是我很喜爱的一首歌,李宗盛的曲很美,钟晓阳的歌词更美。「红颜若是只为一段情,就让一生只为这段情。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听这首歌时是在大学。还记得当年有一位刚换画的不同系的女同学对这首歌的评语是:一生怎能只爱一个人?

但是阿潘的歌中,《最爱》却还不能算是我的最爱。实际上潘越云的很多歌曲都让我爱不释手。如: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谢谢你曾经爱过我、无言的歌、野百合也有春天、痴痴的等、相思已是不曾闲等等。这些歌曲中最爱的应该是《相思已是不曾闲》。这首歌还是当年的好友,老戴给介绍的。那个时候是张国荣最红的时候,也是香港粤语歌的天下。同学之中,听台湾华语歌的似乎就我们几人。

相思已是不曾闲》是卓以玉的曲、许芥昱的词。歌词不长,意境无穷。是现在那些连成语是褒义贬义都分不清的作词人写不来的。

说情说谊 说海天那边的消息
说奔向南方 无穷无尽的心意
海比天高 恩比山高
怎奈春雨把巉崖都化作软泥
怎奈后园花枝又都高过竹篱
叮当的风铃 代替了檐溜点滴
相思已是不曾闲 更那得功夫咒你
相思已是不曾闲 更那得功夫咒你

其实当年我就只是听歌,这些MV都是现在才看到的。

13 則留言:

  1. 昨夜,我拿出潘越云的《相思已是不曾閑》CD(復刻版8張套裝)聽了一遍。印象中,之前應該是沒有發CD的。我們的年代,聽的是卡帶,難得一點的是托朋友買的臺灣版卡帶。
    1985年,卓以玉引用逝世年余,也是好友许芥昱70年初的詩以古箏譜曲,特別交給了阿潘演唱。《相思已是不曾閑》的歌詞典雅婉約,頗有詞人李清照風韻,原題為『春泥』。卓以玉也寫過一些歌詞,如《天天天藍》,作曲陳立鷗是他的叔公。此外,還有的是由李泰祥作曲,唐曉詩演唱的《上了你癮》,《初戀》和《來生》。
    滾石也曾經發過潘越云的MV。

    回覆刪除
  2. 可以试听许景淳的"最爱",她唱的"最爱"是我的最爱,如果要在潘越云,张艾嘉及许景淳之间作选择的话.

    回覆刪除
  3. 《最愛》也有齊豫的版本~EMI發行。

    回覆刪除
  4. 丽贞:你说最爱许景淳的《最爱》是不是想证明你比我年轻?但是我觉得许景淳的版本太甜了。
    齐豫和张艾嘉的《最爱》也不赖。但还是较喜欢潘越云的。

    回覆刪除
  5. "现在那些连成语是褒义贬义都分不清的作词人"
    这一句很讽刺,哈哈!你可有例子可供分享的吗?

    回覆刪除
  6. 一个朋友在三八妇女节在他的FB贴了一段话:「……情窦初开时为爱牵引,瓜熟蒂落时为爱受困,人到中年时残花败柳,人老珠黄时为着孙儿……」,说是歌颂女人的伟大。后来才说那是一句歌词。什么时候「残花败柳」、「人老珠黄」变成了褒义词?

    回覆刪除
  7. 這是艾敬作的詞 - 《外婆這樣的女人》。請問,誰還記得艾敬的 ?

    回覆刪除
  8. 这首歌《外婆這樣的女人》我就没听过。
    可是,我听过另一首歌,作词人似乎分不清 “代价” 和 “回报”的分别。抄了这一段歌词:
    ....相信付出会有代价,代价只是一句傻瓜.....

    这个代价好像用得不对吧!

    回覆刪除
  9. 《外婆這樣的女人》这首歌我也没听过。不过艾敬倒是听过的。
    你说的这首歌也没听过。
    也许现在的歌词多是经不起检视。看来还是回顾我们当年的歌来得好。

    回覆刪除
  10. 我僅僅有一張艾敬的精選集“艾在旅途”(CD + DVD ),剛好有“外婆這樣的女人” 這一首歌。艾敬的歌不是我的那杯茶,只想收集他的DVD/MV,即“我的1997”、“艷粉街的故事”、“流浪的燕子”,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我的1997”導演是張元和“流浪的燕子”導演是顧長衛。

    回覆刪除
  11. 是的,我记得这首《我的1997》。当时还相当流行。其他的歌就都不知道了。

    回覆刪除
  12. 現在才開始讀你的部落格,勾起一些回憶.,張艾嘉的我最愛,平平淡淡中藏著幾許的無奈,很動人心魄.

    回覆刪除
  13. 歡迎光臨。我們認識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