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8日 星期日

未知死焉知生

在电影《送行者》或《入殓师》中,入殓师是一项不光彩的工作。男主角大悟的妻子美香因为他坚持入殓师这份工作离他而去。澡堂老板娘的儿子山下——也是大悟的儿时玩伴,也因为大悟的入殓师工作而鄙视他,并和他保持距离。但是却因为澡堂老板娘的逝世,大悟为她入殓,而让山下及美香改变了对大悟从事入殓工作的观念。

电影中的这个情节让我想起在年少气盛时,对那些做法事的出家人很有点瞧不起。反之,对那些坚持不做法事的出家人很赞叹。这样的观念不是我个人独有的,那是我当时所处的环境下的主流观念。我相信现在还有不少人持有这样的观念。

这个观念,却因为祖母的去世,第一次受到冲击。在去年处理父亲的后事时,也再次让我感叹——要找出家人办一场佛化葬礼是那么的不容易。由于「知识僧」不愿涉足其中,而出现了办法事的出家人对正信佛教的掌握并不强的现象。结果虽然是由佛教出家人主持的佛化葬礼,在过程中也还是掺杂了很多民间及道教的信仰和仪式。而且有一些还是我们告诉师父说不需要。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死亡是庄严的。入殓、居丧、葬礼是生者向死者的告别,也是死者给予生者最后的记忆。这一切都意义深远。其实死亡是每一个人必经之路。也是每一个家庭必得面对和处理的事情。这一切本该是自然而庄严的。但是却基于对死亡的忌讳,让我们把这一切弄得神秘并百般禁忌。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我觉得这句话没有道理。为什么一定要得知道生的意义才能探索死的意义呢?体会了死亡的庄严,你才会对生命有更深的尊重。所以我说:未知死焉知生。

1 則留言:

  1. 廖师兄,这部电影的确是个很好的教材,是一部推荐生命教育的影片,我从中也获益不少。。。

    回覆刪除